翻越祁连山,青海湖小环线

作者:生活感悟

(声明:任何组织、个人,未经本人书面许可授权,不得转载本帖图文,否则本人将采取法律手段。本人联系方式:新浪微博地址

飞机腾空冲上云霄,阴雨绵绵的重庆城被留在脚下,三万英尺的高空中,阳光无遮无拦。两个小时,一千三百公里,从重庆到青海,做出这个决定只需要一刹那。川藏、滇藏再到青海,一步步向着藏地靠近。青海之路,净土之旅,这是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我们的车离开巴丹吉林沙漠,折回甘肃酒泉,从这里翻越祁连山,进入草原。“祁连”系匈奴语,匈奴呼天为“祁连”,祁连山即“天山”之意。因位于河西走廊之南,历史上亦曾叫南山,还有雪山、白山等名称。我们翻越的是其中的达坂山。一路美景不断呈现,有成片的花海,有金灿灿的白杨树矗立道路两旁,有牛羊好像珍珠撒的草原,有宁静的藏民村落,有玉带似的河流,一路惊喜不断。有时车子会停下几分钟,让我们下来拍拍照。远处的雪峰更是让我们充满了神往。一路人烟稀少,车子在寂静中行驶,偶尔看见自驾游的车子,多清静的行程,满心的喜悦!

图片 1

当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大金瓦殿的金顶上时,塔尔寺的僧人们已经开始了一天的早课。悠扬诵经声袅袅萦绕在寺院上空,听得久了,渐渐生出一种空灵之感。

图片 2

大金瓦殿

塔尔寺这座久负盛名的格鲁派寺院,是整个西北地区藏传佛教的活动中心,在中国和东南亚都享有崇高地位。来这里参拜,朝圣的信众、僧侣每天都数以万计。这里是世界第二佛陀宗喀巴大师罗桑扎巴(1357-1419)的诞生地,是藏传佛教弟子和信徒心目中最为神圣的地方。这位大师一生有两位极为有名的弟子---一位名为班禅,一位名为达赖。自明朝开始至今这两位已经轮回十几世了。

图片 3

在藏区,最恢弘的建筑可能就是当地的佛寺。与内地的寺庙相比,藏地的寺院建筑规格和布局构造远远超过内地寺庙的规格,塔尔寺更是其中的代表,其用才之精、建筑之巧、布局之宏大令人叹为观止。1000多座院落,4500多间殿宇僧舍,高低错落,交相辉映,形成了错落有致、布局严谨、风格独特、集汉藏技术于一体的建筑群。院中大小殿堂无不描金塑粉,金碧辉煌。神佛造像镶嵌各色宝石:砗磲、珊瑚、玛瑙、黑曜石、绿松石、蜜蜡......与鎏金真身相互辉映,更显得满殿神佛宝相庄严。满墙壁画历经上百年仍然鲜艳夺目,绘制壁画的颜料由秘法制成,为这塔尔寺又增添几许神秘。

图片 4

日头渐移,广场上的八宝如意塔留在地上的阴影越来越短,洁白塔身映着日光越发耀眼。寺中钟声划破天际,殿宇的长廊下,虔诚的信徒还有僧侣匍匐全身,顶礼膜拜。你可知,这长头一磕便是十万。从早到晚,从春夏到秋冬,从黑发到白发。身强力壮的年轻人要2-3个多月完成,而老人则要一年啊!这是不需要别人来监督的,都在自己心中自我监督着。廊下的地板已经被信众们用身体的如镜面一般,一连串动作缓慢却富有节奏。

图片 5

如意八宝塔

图片 6

“其实,我挺自私的。”领队哈哈在卓尔山的山坡上望着远处雪峰认真地说道。

当塔尔寺的信众朝拜殿中的佛像时,祁连山下一位步履蹒跚,身子佝偻的藏族阿妈走进了阿柔大寺,转动起那巨大的经筒,开始了自己的信仰之路。她虔诚的匍匐于地,一步一叩首;恭敬地用额头去触碰僧侣的念珠、写满经文的布帛。在帐篷寺院,老人开始跟着以为僧侣一圈一圈绕寺而行。我不知道她是在祈福还是在还愿,也许此时在老人心中,世间万物早已消失,只有佛在心间。

图片 7

转经筒的老人

图片 8

阿柔大寺远眺祁连山

色彩,在藏地的寺院得到了最为传奇的运用。阿柔大寺护法神殿那迎风招展的艳丽经幡,满墙色彩夺目的绚丽壁画,还有金碧辉煌的殿堂本身,不觉轻浮,而是一种宏大。这是一座免费开放的寺院,这是一座没有围墙的寺院,这是一座没有功德箱的寺院。从最开始的流动的帐篷到今天成为祁连低地区最大的格鲁派寺院。这里,是离天很近的地方。这绿色的山,这蓝蓝的天,这五彩的经幡,还有那风铃声,定格成祁连山永恒的瞬间。

图片 9

图片 10

阿柔大寺主殿

我跋涉万里,在塔尔寺,在阿柔大寺,终于看见了那长长的经筒。经筒转动的咯吱若久远的低语,如泉水流过夜的静,拨去我心上的蒙尘,在述说安详的过往。转山,转水,只为了那千年不绝的梵音。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已经习惯了她是个大大咧咧的丫头,对于她的这番话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让我们的心继续前进,在茫茫青海湖中,有一个传奇。夕阳渐渐坠入湖水中安眠。寒风刮过湖面,刮过那湖水中心的海心山。当夜幕低垂,海心山上莲花庵中,觉姆(尼姑)们在昏暗的灯光下开始了晚课。在朗朗诵经声中,尘世的一切渐渐远离。在这远离尘世,境地幽绝之地,仅有几间陋屋组就的莲花庵孤零零地悬在这海心山上,伴随的还有庵前30米高的莲花生大士金像。但晨钟暮鼓,依然是一派法相尊严。

图片 14

遥望海心山

当地人告诉我,庵中有7名觉姆,年龄最大者为53岁,最小者为15岁。每天早上六点起床,打坐,静修,讲经,共同学习。每年只有在湖面被冰封时出海而去,取一年之粮而入居,整年不复出。这里的生活异常清苦,没有香火钱,没有功德箱,都是靠庵中女尼自筹经费,只能维持最基本的生活水准。然而觉姆们并不觉得生活的艰辛,在每日的修行中,信仰给予她们无比的勇气和智慧,伴随着酥油灯的袅袅青烟,聆听着朗朗吟诵之声,她们沉浸在佛界的殊胜喜乐之中,身心都归于无穷的平静。

藏民对佛教的信仰是内地人想象不到的坚定,在这庞大的信仰面前,我们甚至连评价的资格都没有。这是看的见的信仰,感受到的坚定!

(P.S.我并未过多拍摄寺庙还有信众,有时候有时候拍照是为了纪念,有时候不拍照却是因为尊重。海心山孤悬于青海湖中心,对外不开放,游客无法登岛,只能凭借当地藏民叙述进行遥想。)

图片 15

“我很不舍得让你们看到这里的风景。”

图片 16

****************************************************

图片 17

1

图片 18

我一直相信人和风景之间是有缘分的,比如我和滕王阁就一点缘分也没有,三次来到它的脚下,却都因临时有事,始终无缘登阁。六月初的时候计划了一场西安的旅程,然而造化弄人,临时改道西宁,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青海湖之行。

图片 19

到达西宁的第一天,头疼得不行,说不清是感冒还是高反,抑或是刚连续值了两个夜班的缘故。不管怎样,我就是到这儿了。


图片 20

图片 21

“在湖的中间有座海心山,上面有尼姑在修行,每年冬天湖面封冻的时候她们就出来采购一整年的用品,然后回到海心山上继续修行。”我们的中巴车行驶在环湖东路上,青海湖就在我们的右边,领队大霞正在介绍青海湖。风平浪静,但天气不是太好,青海湖看上去灰蒙蒙的,偶尔有一只鸟飞过,并没有留下什么。

图片 22

遥望着远处那个小岛,我默默地脑补了尼姑在山上修行的场景。海心山被青海湖环抱,在山上的生活极其艰难。网络上的资料显示,在海心山上除了十几位在寺庙里修行的尼姑外,还有少数自发上山修行的苦行僧。苦行僧们没有像样的住所,大多住在岩洞中,物资的匮乏使他们时常陷入饥饿、寒冷、疾病的折磨。这样说,并不意味着在寺庙里的修行会好很多,因为岛上不可能承载太多的人,所以寺庙里的日子也并不比岩洞中好多少,饥饿和疾病一样是她们面临的巨大威胁,而这些修行的尼姑又大多是十来岁的孩子。

图片 23

大霞接着说:“他们相信在海心山上修行一年,可以抵上在其他地方修行好几年的。”

好几个小时以后,看见一座庞大的寺庙,领队让我们下车去寺庙参观。这是一个藏传佛教风格的寺庙,叫阿柔大寺,我们在有限的时间匆匆逛了一圈,拍了一些照片,这是我第一次进藏传佛教风格的寺庙,与内地寺庙的区别是壁画富丽堂皇,因为寺庙是藏民的灵魂殿堂,是值得倾注毕生财力和精神的地方。内地汉人过分执着物质,是不能理解的。心里有极大的恭敬心,看见转经筒就恭敬地转,心里默念六字真言 嗡(ōng)嘛(mā)呢(nī)叭(bēi)咪(mēi)吽(hòng)。

大霞是河南人,当她说修行的时候,不禁让人想起某个闻名天下的寺院,记得在河南旅行的时候有当地人说那个寺庙里的和尚都是上下班制的,下班之后,“戏服”一脱,照样吃喝玩乐、娶妻生子。这说法是真是假,权且放在一边,单这两处生存环境的巨大差异,就可以看出哪里的师傅更虔诚,哪里的修行更考验人了。难怪说山上的修行抵得上别处好几年呢。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出发前我查阅了当地一些旅游公司的package,大多数或是车行、或是骑行、或者就是与我的时间很难协调上,而大霞他们则提供了一个在附近漫步数小时的行程,还可以俯瞰青海湖,并且与我的时间搭配得几近完美,这真的是很让我动心,所以就毫不犹豫地跟着他们出发了。

图片 27

中巴车沿着湖开了个把小时,青海湖就一直霸占着我的眼睛,而海心山也一直在视野里隐现。车开在湖边的一个无名路口停住了,路背向着青海湖通向远处的山坡,山看起来缓且不高,除了一所面朝青海湖的房子、满山遍野的草、成群的牛羊,便无他物了,我们的徒步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图片 28

小路边一条细细的小溪从山上流向湖里,藏民的房子关着门,并没有人在家,绕过房屋山势就开始向上了。山坡上,哈哈指着一株小草说这叫柴胡,用来治疗感冒的,她小时候几乎没有打过针,都是在山里找各种草药来治病。当地除了盛产牛羊,还有各种药材,最著名的大概就是虫草了。哈哈说现在挖虫草和草原鼠是草原沙化的重要原因。我这才发现这山坡上分布着不少的鼠洞。据说草原鼠分成两种,在靠近地面生活的叫做地上鼠,它们每天要吃掉50克的草;而生活在更深的地下的地下鼠则要吃掉150克的草。泛滥的草原鼠严重时会威胁到牛羊的生存。

图片 29

临近山顶的位置被藏民围了起来,那是用来防止牛羊跑掉的。在青海广袤的大地上,围住牧场的栅栏,绵延数座山头,怎么也有十余公里吧。山坡上还有一些小花在开放,我们打破了这里的宁静,老鹰长啸而去,留下我们散漫地在山顶上各种跳、各种拍、各种发呆。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作为普通的一个周二,青海行的第一天,我的同事们正在办公室里处理着事务,我在2200公里外的山坡上就着青草香俯瞰青海湖,满足了。

图片 33

****************************************************

图片 34

2

图片 35

茶卡盐湖的叫法,我认为是不正确的,因为“茶卡”本身就已经是盐湖的意思了。

图片 36

大霞说去茶卡最好的天气不是晴天,应该是几天前下过雨的无风的阴天,那时候湖面有浅浅的不起波澜的一层盐水,又不会太晒。看来今天是个相对理想的日子了。

图片 37

一条铁轨从景区的入口附近顺着用盐堆出来的浅堤伸到湖心去了,游客可以花上50块钱轻松地直达湖心区域或是将疲惫的身体拉回到出口附近。由于时间宽裕,我选择了步行。湖边的姑娘们大多穿着鲜艳的裙子、披着鲜红的披肩、戴着宽沿的帽子、一副墨镜、一个自拍杆,光着脚在湖水里、在铁轨上拍照,俨然海滩盛夏的景象。湖边的安全员则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无聊地在湖边看着过往的游客,偶尔提醒人们注意火车、注意溶洞……,我们眼里的风景,于他只是寻常罢了。领队哈哈说过:“你们很奇怪,这里有什么好看的,我都看腻了,你们还大老远跑来这里。”套用米兰昆德拉的句式来回答就是:风景在别处。

图片 38

图片 39

图片 40

堤的一侧是宽广的湖面,远处是覆着雪的山峰,另一侧的湖面尽头则有几个采盐的设备在工作。顺着湖堤走上半个小时,周边的游人也渐渐地少了,已经可以听见风声了,乌云慢悠悠地遮住了雪峰,好在并不是只有那几座,换个方向,依然有雪峰在阳光下泛着光。

图片 41

天气不错,水位不深、湖面微澜,是个适合拍照的日子。长堤的两边各有几个伸向湖里的短堤,供人们近距离接触湖水。短堤的两沿设置有长条木凳,同行的人将背包托付给我,往湖里去了,我乐得清闲地坐在凳子上看着人来人往,顺便翻了点吃的出来填一填我的肚子。坐在对面的安全员大叔戴着一个圆边帽,帽子下两只眼睛显得特别的亮,脸上则是特别的黑,这里的紫外线还是挺强的。他兜售着鞋套,价格不高,但鲜有问津。每当有游客丢弃鞋套时,他总能第一时间过去将它收起来。面对面地坐了一个小时后,他冲我笑了笑,离开了,很快,另一个安全员过来了。同样的地方,我们的眼里是风景,他们的眼里则是生活。

图片 42

图片 43

图片 44

湖是那样的大,只要你肯往湖里多走几步,总能避开游人,只是要注意那些隐藏在湖底的小坑。我小心翼翼地避开它们,往更远的湖心走去。站在湖里看着远处的雪峰,时间好像静止了似的。风从湖面吹来,有些黏黏的感觉。四周远山环抱,在辽阔的柴达木盆地,像茶卡这种盐湖还有32个。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你会发现这里是一片汪洋。不论在时间还是空间中,人都显得那么渺小,现在你在意的人、事、物,放在漫长的时空、浩瀚的宇宙里,都没有什么意义。佛经里说的五蕴皆空,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往回走的路上,同行的大姐装了一瓶盐,算是一种纪念。我能带走什么?几年前我还是很乐意从各个旅行的地方带点什么回去,但是现在已经越来越懈怠了,一方面是因为家里已经凌乱不堪,一方面也是觉得这世间没有什么能永恒的,所以就不太拘泥于物质上的纪念,回忆就够了。

阿柔大寺    转载

****************************************************

阿柔寺最初为一座静房,30年后,献寺于阿里达尔罕曲结。里达尔罕曲结后又称“阿里呼图克图”,其第二世罗桑丹巴热吉出生于阿柔部落,曾入藏学经,返回后扩建阿柔寺;第三世桑丹巴达吉建立显宗学院,完善各种法会制度,寺僧增至400 人,发展成一座正规寺院。

3

中文名 阿柔大寺 别    名 阿力克大寺 藏语称 阿柔县喜宏法洲” 位    于祁连县治八宝东南21公里处

4120米,我至今踏上的最高海拔,这里是大冬树山垭口。既然是垭口,就说明了周围的山势更高,古人可不会为了爬山而爬山,垭口就是翻越大山时最方便的通道了。六月的中旬,这里依旧被雪覆盖着,中巴车在临近山顶的公路上拐过一个弯后,一座雪里的藏传佛塔忽地呈现在眼前了,还有一个专供游人拍照的4120标志。

亦称"阿力克大寺”,藏语称“阿柔县喜宏法洲”。位于祁连县治八宝东南21公里处,在今草大坂乡政府所在地贡白加龙。

图片 45

阿柔大寺为阿柔(即阿力克)部落的寺院。据该寺现世阿里活佛嘉措所写《阿柔大寺简志》,阿柔部落原驻牧于今海南藏族自治州兴海县曲什安河流域至玛卿雪山一带,初由阿柔完德扎… 巴旺秋的九子繁衍的九个族份,另有阿柔代芒和阿柔芒拉木可个族份,合计11个小部落,共组成阿柔部落。

下车后,我一直被山坡下开阔的草原和远处的雪山吸引,拿着相机拍了好久。那种宽广的、略带冰冻的快感刺激着我的整个神经,我已经忘掉了因高反产生的头疼。

建造原因

然后,我决定爬上佛塔背后的那个山包去看看。因为有了之前青海湖边爬山的经验,我知道在作为从低海拔来的人,这时候需要时刻注意,在心跳剧烈的时候停下来休息,待平复后继续前进。好在现在没有下雪、也没有刮风,微微有些阳光,我想我是可以的。但是,当我顺着雪坡走出20米不到的时候,就发现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路面有些湿滑,我却穿了一双并不适合在雪地行走的鞋子,一脚踏进雪里,雪水很快就从带着透气孔的鞋面沁了进去,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尽可能地选择略浅的地方前行,但这并没有减缓雪水进入鞋子的速度。当我到达佛塔时,鞋子里已经满是冰水了。

明万历年间,三世达赖索南嘉措来青海传教,该部落头人华桑加布和桑杰加等人请三世达赖到目己驻牧地,奉献大批布施。三世达赖在这里曾讲经传法,为以后建寺奠定了基础。清顺治年间,五世达赖进京途经青海,阿柔部落头人又迎请五世达赖到部落,请求建寺。后经五世达赖允准,由夏扎大喇嘛和阿柔然坚巴克尊嘉措二人主持,于仲塔地方建成阿柔寺,取法名为“具喜宏法洲”。

图片 46

发展变化

离开南方时,向大霞他们咨询过当地的气候,他们建议我带上冬季的衣服,但我的手机却告诉我青海最低温也有十余度。轻信手机的后果就是我完全没有应对这种寒冷天气的准备。

约在清道光年间,头人却丹时期阿柔部落一部分北迁祁连,于现址重建寺院,但规模较小。本世纪四十年代,在阿柔千户南喀才昂和百户阿多等人支持下, 该寺发展很快,成为祁连县境内最大的格鲁派寺院。1958年前,全寺有大小殿堂5座,共有土房建筑840间,用作经堂和佛堂的巨型牛毛帐篷和蒙古包7顶,全寺有马50匹,牛430头,寺僧多达250人,其中大小活佛15人。1958年后建筑多被拆毁, 1962年一度开放,人寺僧徒23人,新建土房经堂和140多间僧舍,1966年再次关闭,并拆毁了部分建筑。1980年11月20日阿柔大寺又重新批准开放,新建土房经堂1座,客房9间,茶房 3间,僧舍50余间,蒙古包佛堂1个,现有寺僧24人。该寺的大型活动有正月祈愿法会、四月的守斋戒会、六月的供养会和住夏活动、十月的甘丹五供节以及显宗学院的四季学经期会和修供大威德金刚、马首金刚的仪轨等。

事已至此,人已至此,还有什么好畏惧呢?同行的人大多都只爬到佛塔即返,我在转了佛塔之后,决定继续向上,去看看更高处的风景。沿途除了仔细选择落脚点外,时刻关注着心跳的频率,这让我花掉了不少时间。当登到山坡顶上时,一个更高的山坡展现在眼前,如果继续走,我可以征服它,但或许有更多的山坡,而我的装备和时间并不允许我前进了。就在我回身的时候,赫然发现一座雪山在乌云的笼罩下横在我的右侧,仿佛一个愤怒的大神在盯着我看,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似的。想起前几天在青海湖边时哈哈问我:“你觉得山的那边会不会有老神仙。”当时我说山的那边可能有老神、经。一定是这样了。此时,我相信山里有老神仙了,而且还是一个愤怒的老神仙。于是,我便怀着一股子敬畏之心,继续踏着湿滑冰冷的山坡,回车上去了。

最后我们到达祁连县城,青海省辖治,一个宁静的小县城,空气清冽,街道整齐干净。

图片 47

古诗云:“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大冬树山属于祁连山脉,两千多年前,卫青、霍去病出征匈奴时是不是也曾从这里跨过祁连山脉西去呢?古代交通极其不便,离家千万里,士兵们是不是特别的想家?我们的司机董师傅说“吃饱饭不想家”,恩,今晚祁连吃羊肉去。

董师傅和哈哈都是西宁当地人,他这几天来除了开车,还会帮大家选虫草、砍价、觅食、搬行李,简直是“瑞士军刀”啊。董师傅最喜欢讲关于狼的事情了。他过去常常跑青藏线,据说在野外遇到过狼,他想起老人家讲过把裤子脱光,狼会害羞跑掉的说法,他就慢慢地把裤子脱了,结果狼还就真的跑了。如果我是狼的话,大概是不会跑的,这连“脱皮去毛”的活都省了,那该多好啊。在祁连县,我们一行人就是这样狠狠地吃了几斤没有“皮和毛”的羊肉、鸡肉。想不想家不知道,反正那一晚,肉是吃得很爽的。据说祁连的羊可是吃着虫草长大的呢。

从穆斯林餐厅出来的时候,灯火阑珊、夜深人静,抬头看见了猎户座,真好,愤怒老神仙也睡了。想起仓央嘉措的一句: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

****************************************************

4

阿柔大寺的山门对着一片开阔的草场,草场的那边是覆着雪的大山。有信徒三步一叩地来到这里,而我们就是那种并不虔诚的游客,只希望我并没有打扰到这儿的生活。

图片 48

阿柔是个部落的名字,据该寺现世活佛嘉措所写《阿柔大寺简志》,阿柔部落原驻牧于今海南藏族自治州兴海县曲什安河流域至玛卿雪山一带,初有阿柔完德扎巴旺秀的九子繁衍的九个族份,另有阿柔德芝和阿柔芒拉木两个族份,合计11个部落组成阿柔部落。明万历年间,三世达赖索南嘉措应部落头人邀请到部落讲经传法,为今后建立寺院奠定了基础。清顺治年间,五世达赖罗桑嘉措允准了部落头人的请求于仲塔地方建成阿柔寺。到了道光年间,阿柔部落一部分离开原籍,经海南迁到刚察,而后迁至祁连,因牧民流动游牧,寺院也随之多次搬迁。1822年,阿柔部落北迁祁连后,在现址建成帐房寺院,有帐篷70余顶及少量蒙古包,僧侣200余人。20世纪40年代,寺院发展成为县境最大的格鲁派寺院。如今“定居”在祁连的阿柔大寺里有一座世界最大的牦牛帐篷,或许就是在向古代的阿柔寺致敬吧。

图片 49

阿柔大寺规模略逊于塔尔寺,整体上坐北朝南,位于302省道的一个大转弯处,距离阿柔乡政府直线距离大约一公里。站在牦牛帐篷前回看阿柔寺,视野开阔,大寺的金顶在阳光下泛着光。新建的大殿中释迦摩尼佛持无畏降魔印趺跏于殿内后排的回廊正中,尺寸不大的佛像少了汉族寺庙里的那种高大威严感,却多了一种亲近感。旧的大殿位于新大殿的南侧,地面残破的木板记录了大寺的沧桑,油灯熏黑了殿里的一切,唯有佛像依然洁净明亮。寺庙西侧的两个长廊中各有三十个转经筒,长廊之南则是经典的八宝佛塔,依次排开。整个寺庙位于一个小山坡上,北高南低,周围空旷寂寥,大片的草地在寺北面的山坡上。挑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坐在梵音缭绕的寺庙中,估计是很难不想起“玛吉阿米”呢。

从寺里出来的时候,大霞带了其他人去草地里“撒野”,怕热的我就在中巴车边上跟董师傅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虽然没能“在笛声中闻着野草的清香”,却也是在鸟鸣中闻着野草的清香。忽然觉得这几天的时间过得太快了,行程中只剩下那个还不知道是不是开了花的门源花海了。

图片 50

已近夏至的时节,福州的荷花早已含苞待放,这里连油菜花都还没有开。在门源宽阔的观花平台上俯瞰下去,只有一望无际的绿色。哈哈说还得等上几天,那时候一块绿、一块黄,很漂亮的。看来,我和花海的缘分还是没有到,拍了几张游客照,然后就结束了整个的青海湖小环线之行了。

****************************************************

旅人总是太匆匆了,总会有一些遗憾、一些不完美留在旅途中,比如在夏天去杭州就会错过断桥残雪、在冬天去则错过了曲院风荷。回想哈哈说的那句“舍不得让你们看到这里的风景”,其实我们只是截取了一小段时光留在回忆中,更多的风景还是属于生活在那里的人,而旅途中的遗憾也就成了我再次出发的借口。

图片 51

图片 52

本文由必赢网址国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